Banner3
徐永明(台灣智庫法政組召集人、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五都選舉的意外與趨勢
  這次五都選舉並不單純是總統選舉的前哨戰,而是兩黨回應民心思變的機會。槍擊意外的確決定了三都的勝負,但並沒有逆轉了思變的民心,藍綠兩黨誰能認清這個歷史事實,決定了未來總統選票的走向。
 
  這次五都選舉的結果,國民黨保住三都,而民進黨選票總數贏40萬票,在得票上幾乎過半,兩黨差距拉大為5個百分點,如果再涵蓋去年底的三合一選舉,那次民進黨略輸國民黨2個百分點,兩次單一席次地方首長的選票加總之後,民進黨總得票數(575萬票)超過國民黨(546萬票)約略為48 vs. 46,兩黨的差距約在30萬票左右,這代表一次政治版圖的清算。
 
南部更綠 北部褪藍
 
  而這個政治版圖劇烈的變化,可以「南部更綠,北部褪藍」代表之,因為除了台北市之外,民進黨輸的差距都維持在5個百分點內,而贏的差距則都遠大於10個百分點,代表一個南部更綠,但北部並未更藍的一致性變化的方向,也就是政治版圖變化的效果是依緯度向北部推進的,目前似乎往北推到台中的近乎翻盤,根據這些總體現象,初步有兩點觀察:
 
  首先是,民進黨回到過去選票的顛峰,也就是陳水扁2004年連任的選票結構,唯一的過半,目前是第二次。問題在於未來成長的空間,這是本文關注的焦點,阿扁2004年的連任顯然是極限,那個過半的力道並未持續到年底的立委選舉,結果民進黨立院並未過半,也預示了接下來選舉的命運;再者,2004年也是決戰中台灣,類似這次蘇嘉全以台中縣的贏來補台中市的輸,導致一個接近打平的局面,但是民進黨向北推進的氣勢會因此受阻嗎,維持一個南部偏安的局面?
 
  雖然這個回到2004的局面,對在野的民進黨而言是相當的成就,也預示了未來總統選舉的政治版圖結構,但是因為選前連勝文遭槍擊的影響,民進黨並未如預期超過原本的席次,僅在五都中拿下兩席,而以保住三席的國民黨號稱勝利,導致一些重要的結構變遷遭到忽視。以下是從藍綠版圖消長的角度來進行觀察這次五都選舉的「意外」與「趨勢」:
 
槍擊事件無法撼動民心思變
 
  連勝文的槍擊案的確重創了民進黨的選情,只要證諸地方選舉前所未有的投票率:台中七成三、新北市七成一,遠高於原本預期的六成五上下的評估,代表台中多出了15萬票,而新北市多出了18萬票,其內容應該藍大於綠,這可以解釋選舉結果:民進黨台中輸掉的2萬票與新北市的11萬票,兩黨在席次上的勝負的確取決於這個「意外」的槍擊案。
 
  問題是,這個槍擊案決定了席次(seats)比,卻無法撼動選票(votes)比,這才是值得深入觀察的發展,也就是單一事件的確會移動一定數目的選票,或是向這次的提昇投票率效果,但是槍擊案並不能逆轉藍綠消長的趨勢,只是透過短時間的激化(polarization),來干擾或是終止這個變遷的趨勢。就這個短期效果而言,的確,這個槍擊案讓民進黨的勝利終止於台中城外,甚至重創了台北市候選人蘇貞昌的政治前景。
 
  但是,這個極化的效果能持續多久,雖然有藍三都的地方政權持續,但是民心的變化會因此停滯甚或逆轉?這可從幾個觀察來檢視:胡志強在台中的政權顯然是短命的,不是在2012總統大選之後,就是在尋求連任之際結束,原因是槍擊案並未斃掉台中市民要「change」的需求,而胡志強在這次選舉過程中如國王新衣般,讓大家看到媒體包裝之下的虛弱與貧瘠,這代表台中變天是遲早的問題,藍綠版圖的前線會越過台中往桃竹苗推進,不會像2004立委一樣從中台灣潰散。
 
民進黨應堅持改革路線
 
  槍擊案雖然「意外」地干擾了民進黨成長的趨勢,表現在席次而非選票,但是大贏40萬選票的意義,尤其是南部的全面執政,市議員的大幅增長(綠VS 藍:130:130),代表整體的趨勢結構並不會被「意外」所摧毀,操作意外可以微調選情緊繃的北中三都,但是台中差點翻盤,以及馬英九流失的210萬票大概不是「意外」可以挽回的。
 
  因為操作「意外」是不能挽回民心的,只能極化對立(polarization),鞏固既得利益,因為槍擊的勝利,所以郝龍斌連任了,也合理化了飽受批評的市政績效;因為槍擊,所以胡志強連任了,可以驕傲到不去敗選的台中縣拜票;同樣的,馬金體制鞏固了,馬英九鐵定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金溥聰黨權穩固,吳敦義亟思更上一層樓。這代表思變的民心完全因為這次槍擊勝選而被忽視,政權有一個護城河不受衝擊,因為槍擊勝選,所以改革的難題與路線的檢討根本不會在議程上,其實「意外」導致的勝利,不過是蘊含更大的危機。
 
  相對的,思變的民心才是這次鞏固民進黨選票勝利的主要力量,相對於國民黨席次勝利的意外操作,民進黨政治領導必須體認這個大趨勢,積極回應思變的民心,不要因為席次的失敗而被干擾,甚至懷疑起原本的路線,槍擊意外的確決定了三都的勝負,但是並沒有逆轉了思變的民心,藍綠兩黨誰能認清這個歷史事實,決定了未來總統選票的走向
 
  換句話說,這次五都選舉並不單純是總統選舉的前哨戰,而是兩黨回應民心思變的機會,如果藍黨是透過操作意外來確保前哨戰的勝利,而綠黨則以回應民心思變來穩住選票上的勝利,不受意外的干擾而徬徨,那麼總統大選的路數差別則是相當清楚了。
 
  所以民意走向的確嚴厲地考驗著政治領導的決心,是要貪圖一時政治權力的鞏固還是要勇敢地回應思變的民心,決定了政黨與政治領導未來的選舉命運。
 
出處:12月號《台灣思想坦克月刊》P36
2010-12-09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