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智庫

台灣智庫為維持超然立場,財務上堅持非營利且不依賴任何政黨與財團的獨立地位。但為積極扮演好智庫的角色,我們還是需要各界的財務支援。在此,我們誠摯地邀請您加入支持我們的行列,讓知識成為台灣進步的力量。您幫助的不只是台灣智庫,更是台灣共同的未來。 

​聯絡我們

​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100 台北市中正區愛國西路9號8樓

02-2370-6987

taiwanthinktank2017@gmail.com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歡迎追蹤! 

© 2019 by 台灣智庫

斷電事件指出我們要革除的文化

September 10, 2017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颱風吹斷一座輸電塔,使和平電廠130萬瓩的電無法送達到西部,造成可能限電的危機。然後據稱是一個工人按錯按鈕或未轉開關,使供電420萬瓩的大潭電廠跳機,全國因而大停電,經濟部長也立刻辭職下台。

 

這樣大的事件一定要檢討,檢討一定要全面,並提出真正該改善的做法,不要逃避責任,也不能藉機偷渡自己的主張、意識形態,乃至私利。而最該檢討的,也許是做事草率而心存僥倖的文化,也就是我們常自誇的靈活而有冒險精神的文化、每次事件應付了事的檢討,以及部分人士藉機擁核的想法。

 

大潭斷電事件凸顯核電的危險

 

可能限電及跳電的事件一發生,一些擁核的人迫不及待指責說這是非核家園政策的後果,但專家已指出即使核電廠都在運轉,也無法防止這次跳電及其傷害。相反地,深入了解這兩個事件的原因,卻似乎強化非核的必要性。這兩事件證實兩件事:超大的電廠就有超大的風險,以及小小的人為疏失就可能造成極大的事件。而核電廠恰是對這兩種事較脆弱危險的電廠。

 

任何設備都難免遇到天災人禍,以發電廠而言,若系統是由許多小電廠組成,一個電廠出問題時供電量減少有限,系統很可能由其他電廠的發電支撐而不出問題。但若系統中有些超大的發電廠,一個大發電廠,例如占台灣供電超過10%的大潭廠出事時,供電量驟降,不只包括核電廠在內的其他電廠無法立即補足供電的缺口,斷電本身甚至也可能連鎖使其他電廠出事,這次大潭斷電就造成台中火力發電廠有一部機也斷電。

 

而核電廠都是超大機組,斷電時的衝擊也較大,萬一被牽連而臨時斷電時可能的危險更多。這其實是一些人反核電而主張分散發電的原因之一。這次和平和大潭的事件,乃是再一次證實包括核電在內之超大型電廠的風險。

 

大潭事件更凸顯了人禍及核電的危險。如果一個基層工人按錯鍵就可使全國大停電、一個基層軍人按錯鍵就可以把足以擊沈航空母艦的飛彈射出去,我們有甚麼理由主張曾經一再出事而不透明的核電廠能萬無一失堅如磐石?

 

從三里島事件到車諾比事件,每次出現核安問題時核能專家常說我們的設計不一樣,甚至說不會再有問題。結果福島還是出了更大的問題。「黑天鵝」就是專家們不相信會存在但結果還是出現的東西,任何說核能不會有問題,特別是說核能系統和操作不會有問題、不會有人禍的人士,這次該告訴大家說為何大潭的系統和操作卻會出問題。

 

在天災和人為過失絶不可能全免的情況下,像核電廠這種萬一出事就可能有極大傷害的設施,我們就必須盡量少用,因為有些傷害不只遠大於停電,而且可能是根本沒有機會補救。那些為自己工廠不斷電且得到便宜電價而擁核的人士,請摸摸良心想想車諾比和福島的受災人民,想想有人按錯按鈕的情景。

 

從SARS到蝶戀花事故

 

我這種草率而心存僥倖的文化很該檢討。我們做事常有大概過得去就可以的態度,對於機率不是很高的風險我們也常敢賭一賭。這種心態在不出事時,表現成做事的靈活性以及冒險精神,並得到較高的效率。緃容隨便和違規行為的態度,也被我們當成人情味和客氣的美德。在經濟社會還很簡單的時候,這樣做也許問題不大,但在技術和世界都變得很複雜且力量很大時,這種草率和僥倖的心態,有時就可能帶來極大甚至毀滅性的災難。

 

SARS及和平醫院的事件,讓人民感覺到草率做事的風險,全民也第一次聽SOP(標準作業程序)和它的重要性。但台北市把責任推給一個醫生之後,並未好好檢討和平醫院管理及市政府決策的缺失。誤射飛彈和斷電事件以及眾多意外顯示,我們亟須革除這種草率和僥倖的心態和文化。

 

我們的草率不只是表現在日常業務,在遭遇重大事件之後的檢討和決策更常很隨便。除了上述一缺電、跳電就鬧著要核電的情況,草率檢討和亂提對策的例子還很多。例如台北和新北市常有水災,幾十年來我們事後的檢討常是雨量破紀錄,或者是要加高堤防。

 

納莉颱風之後,張俊雄內閣才要治本而採用了好幾十年前日本人已規畫的員山子分洪道方案,從此基隆河下游不再有水災。這是台灣人背了幾十年之大禹疏導而非圍堵的治水方式,之前幾十年政府不願採用,張內閣要用時還有號稱專家的人說三道四,顯示以前水災的檢討是草率的。

 

蝶戀花交通事故造成極大傷亡,主管機關立刻要相關的遊覽車和旅行社業者停業,很多人也要求遊覽車行進中乘客要綁安全帶,交通部又祭出多長距離以上及當天往返之旅遊要配兩名司機之規定。但這些對策多為直覺反應,它們是否正確有效,當時已引起了不少爭論,現在更恐怕已漸被淡忘。

 

而蝶戀花事故重大傷亡的可能原因之一,是車子轉彎時翻到路外,並和很靠近的山壁擦撞擠壓。這是道路設計施工的問題,涉及主管機關可能的責任,所以除非主事者很無私,否則就不會被列入到檢討和改善,而要再等下次出事故。

 

蝶戀花事故時恰逢一例一休政策的爭論,一例一休政的主辦機關本應因此而發現一例一休的相關規定並未能保障勞工的健康和公共安全(請參閱:陳博志,〈一例一休的經濟政策思考〉,《台灣經濟研究月刊》,40卷6期),但一例一休的政策當時不為所動。

 

至今一例一休雖飽受批評,政府仍不願修法,只願用各種從寬解釋來放水,使法律執行草率並失去威信。其結果之一就是工人可能被要求連續工作24天,更加違背《勞基法》和一例一休政策要保障勞工健康的目標。

 

網路與科技幫得上忙嗎?

 

最近政務委員唐鳳說,要用「V Taiwan網路政策平台」來收集整合各方意見,歸類出具共識的地方。這是政府溝通和決策上的一種進步,但如果只用這方法,也可能有所偏差或失之草率。

 

例如有些有重要主張或利害關係的人可能並不會上V Taiwan平台,兩岸政策和中國及美國的態度及利益高度關聯,但他們會在V Taiwan上告訴我們嗎?很多政策問題涉及複雜的學理或說不出口的利益,在網路平台能夠或願意講清楚嗎?用高科技整理意見的方式能釐清不同意見的道理嗎?

 

有個現成比核電簡單而爭議不少的題目可以來測試一下:新台幣該不該升值?平台若能有可靠答案,我們就不必找彭總裁的繼任人選,擺一台電腦在總裁辦公室就好,台大經濟研究所也不必再教國際金融這種複雜的學問。

 

多用網路和科技幫助政策是正確的,但千萬別草率地太靠這些,甚至只靠民調。現在的網路世界有很多重要的資訊,但也有更多情緒性的言語、謾罵和不易分辨的謊言。福山(Francis Fukuyama)說這是一個「後真相時代」,真相很難分明。重要政策和重大事件的檢討,要有能力多了解和運用可靠的人及重要的敵人之意見,不能只靠網路。

 

從729大停電至今已18年,我們的輸電系統依舊脆弱不堪。從台灣產品被嘲笑為粗製濫造至今更已幾十年,但我們很多事情還是做得很草率。這次事件需要深入的檢討而提出精緻可行的政策。國人美其名為靈活敢冒險的草率僥倖心態,更該從根本努力來改變。我們不能再只有震怒、口號以及藉機花錢甚至走向錯誤方向的對策。

 

 

資料來源:陳博志,〈斷電事件指出我們要革除的文化〉,《看雜誌》第182期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January 22, 2018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臺中崛起與國家均衡發展》研討會 會後新聞稿

October 7, 2017

1/1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