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智庫

【台灣智庫】「李登輝學系列座談會Ⅴ民主轉型:從野百合到太陽花的公民參與」新聞稿


自左起分別為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胡元輝教授、立法委員范雲、台灣智庫共同創辦人林佳龍、前文化部長鄭麗君、李登輝基金會董事長李安妮、台北市議員吳沛憶、中山長老教會葉啟祥牧師。


台灣智庫與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協會舉辦「李登輝學系列座談會」,第五場於1月9日在李登輝前總統故居,市長官邸藝文沙龍登場,以「民主轉型:從野百合到太陽花的公民參與」為題,探討李登輝前總統當年回應野百合學運的訴求,啟動民主化,到太陽花學運廣泛影響年輕一代的政治參與和台灣的兩岸政策,來重新思索台灣民主自由的日常,以及現階段最重要的挑戰。


李登輝學第五場座談會,邀請主禮李前總統追思禮拜的葉啟祥牧師致詞;台灣智庫共同創辦人、交通部長林佳龍引言;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胡元輝、立委范雲、台北市議員吳沛憶、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前文化部長鄭麗君受邀與會座談。


葉啟祥:李登輝把政治當成志業


主辦單位邀請野百合時代神學院的學生代表、李前總統的家庭牧師,中山長教會牧師葉啟祥進行致詞。葉啟祥牧師致詞表示,他與李前總統的關係分三階段,從1990年野百合學運的抗議者身分,到2007年身為記者採訪李前總統,到身為牧者赴李前總統家做禮拜。他回憶訪問李前總統時,曾問「大家都說你很權謀,但卻和講究誠實的基督教信仰衝突,你怎麼看?」李前總統卻回,「事情應該是怎樣就是怎樣,我不是照規矩來的。讓人家批評沒關係,百姓好就好。」葉啟祥牧師引用韋伯提出的政治家的三個特質:熱情、責任感,以及判斷力,他在李前總統身上看到這三個特質,顯示他不只把政治當工作,而是當成一種志業,對理念懷抱熱情、付諸行動並向上帝負責。


林佳龍:民主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接力賽


交通部長林佳龍引言指出,若要試著詮釋「李登輝」三個字,會發現他的角色不斷變化,跨越三個政權,好像「百變李登輝」,但唯一不變的是,他把政治作為自己的志業,也就是「民之所欲,長在我心」。這句話是站在統治者的角度,亦即有權力也要傾聽人民、做對人民有利的事情,但民主不是權力菁英的質量決定,而是在於公民。林佳龍部長表示,台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民主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接力賽」。


林佳龍部長表示,從野百合到太陽花,代表著台灣公民參與從「爭取選擇的自由」到「要做出自由的選擇」;從二元對立,到三元社會有機體的階段,也就是自由的公民社會、平等的政治社會、博愛的經濟社會,三者的相互關係。民主過程跟結果一樣重要,擴大公民參、共同做出決定,民主社會才會更進步。


胡元輝:過去三十年是台灣民主大流,民主深化仍有待大家繼續推動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胡元輝指出,1994年李前總統曾接受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訪問,提到「生為台灣人的悲哀」,當時引起很大爭議,出現各種解讀。當時身為自立晚報總編輯的胡元輝教授,撰文詮釋:就是台灣人民應該走自己的路,然而身為台灣人的悲哀、做不到的事情,就是無法走出自己的路。後來接到李前總統幕僚來電肯定詮釋的精準。胡元輝教授表示,這既代表李前總統的政治哲學,也是從野百合運動到太陽花學運至今,30年來台灣的公民參與主軸。台灣要走自己的路,而公民參與這30年來一步步往前走,持續爭取免於政治控制,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胡元輝教授表示,傳播領域也是從社區媒體,到公民新聞蓬勃發展,呼應這樣公民參與的趨勢。但是這並不代表任務結束了,這也呼應李前總統提到的第二次民主改革,民主深化仍有待大家繼續推動。


范雲:李登輝的善意對野百合學運是一種幸運,也是台灣歷史的幸運


曾參與野百合學學運的立委范雲提到,她和李前總統過去有幾次接觸,認為其對台灣民主化的貢獻,其一就是野百合學運時掌握重要政治機會,藉由跟野百合學生互動,後來在民主議題上為盟友。范雲委員表示,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雖然有人說李登輝「利用」野百合學運,這是權力觀點;投身學術後,范雲委員表示,社會運動也相對創造政治機會,當年國民黨政治內鬥需要援引外部力量,李前總統掌握機會出招,就是他做出的重要決定,而這個決定讓台灣和許多經歷民主轉型的國家有了不同的結果。


范雲委員表示,若要理解李前總統當年的政治處境,可能要看促轉會檔案才能理解,李前總統並未掌控情治單位,而當年對她的秘密監視得以解除,也歸功於刑法100條的廢除。范雲委員指出,李前總統的善意對野百合學運是一種幸運,也是台灣歷史的幸運,像六四天安門事件就沒有那麼幸運。李登輝有理念、信念,無論如何帶領台灣當年看到民主化的路。最後她強調,經歷了李登輝世代,未來進行修憲、讓台灣國家正常化,則是這一個世代的任務。


吳沛憶:民主不只是投票,而是人民主動參與政治決策的過程

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現為台北市議員的吳沛憶議員觀察,太陽花學運後,李前總統針對太陽花也多次公開發表評論,他認為學生運動是領導社會的一種動力,因此台灣人開始意識到,民主不只是投票,而是人民主動參與政治決策的過程。


吳沛憶議員表示,自己在2018年參選市議員之後,也常反思什麼是民主,什麼是公民參與。在代議政治中,她是權力代理人,權力是民眾借給她的,權力來自人民也屬於人民。她在地方上觀察到,年輕人對政治越來越關切也有行動力,但仍缺乏地方、微小事務的公共討論。回到日常生活上,吳沛憶議員期待更多年輕人一起參與跟監督政治,能讓民主會更深刻,權力不會被少數人所壟斷,也期待下個世代可以建立地方的公民社會。


林飛帆:現在國安相關的新挑戰和危機,複雜程度不亞於李前總統執政時期


太陽花學運代表、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也回憶,李前總統和他有幾次交流經驗,會強調跟年輕人該注意的問題,包括第二次民主改革,期待新世代把未完成的民主改革完成。林飛帆副秘書長表示,李前總統很清楚改革優先次序是什麼,但也很清楚哪些事情沒有完成。


提到太陽花學運,林飛帆指出,馬英九政府的路線發展導致台灣有雙重矛盾,一個是代議制度看不到代表臺灣主流民意的空間,遇到瓶頸;第二個重大矛盾就是兩岸台灣有個關鍵問題,這二、三十年來台灣的糾結都是國家認同。這樣的社會矛盾一直到現在,即使完成了某些改革,也不能說2016年政黨輪替後就完全解決。


林飛帆說,現代的民主困境包含第二次民主改革、憲改、台灣人自我認同建構等,2018年「韓流」興起,代表台灣社會仍存在民粹浪潮及其對體制的不信任,另外背後還存在中國因素,這是新世代面對的挑戰不同之處。越來越多國安相關的新挑戰和危機,複雜程度恐不亞於李前總統執政時期的挑戰。但林飛帆副秘書長認為,不需把自己放在悲情的角色,應要有信心,台灣有能力在國際扮演重要角色。延續李前總統面對挑戰、提出願景的示範,新世代的責任應是共同集思廣益,不論是公民參與形式,或是更多審議討論,讓大家能擘畫未來二、三十年台灣的定位。


鄭麗君:台灣未來應有機會創造亞洲民主治理的典範


前文化部長、青平台董事長鄭麗君回憶,野百合學運時曾發起絕食抗議,但20幾年後當太陽花學運衝進立法院那刻,她已是國會議員,卻被直指說代議政治失靈,坦言很羞愧。鄭身為立委沒有擋下服貿協議,她而後再也不自稱是「學運世代」,因為在太陽花學運後,台灣對於學運的歷史已經改寫。


鄭麗君董事長表示,無論是野百合或是太陽花學運,爾後都迎來憲改時刻。即使仍有未竟之業,但過去啟動台灣民主化關鍵契機,來自於野百合之後李登輝回應訴求,選擇民主化做重要道路,帶來憲政體制轉型。


鄭麗君董事長強調:「歷史不是一個人走一百步,而是一百個人走一步。」過去追求民主的體制,新時代的挑戰是如何再民主化,追求更民主的社會,並讓民主社會永續生存,同時不能忘記主體是人民。居住正義、教育、數位治理、能源治理、國安問題等挑戰,是現今大家共同的課題。鄭麗君董事長認為,緬懷李前總統的方式,便是把民主做得更好,若能持續深化民主,台灣未來應有機會創造亞洲民主治理的典範。


林佳龍部長結論指出,公民參與和第二次民主改革有緊密連結,前輩走的路便是為了可以讓台灣人自己作主,人民持續參與,才能發展更好的社會。「李登輝學」不是一種意識型態,而是為了研究其所經歷時代下的台灣,這和每一位公民有最深的關係。未來台灣要面對的挑戰,第一個層面是台灣跟中國關係,第二個是憲政體制自我完善機制。第三個是從程序民主到實質民主,個人公民參與實踐,落實真正的公平正義。




新聞聯絡人

薛雅卉 研究員 | 0933-673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