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柯文哲究竟還要黨政不分到何時?

大約兩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批評台北市長柯文哲為一個崩壞的台灣人,純粹只探討其性格特質,因為他完全顛覆了我心目中台灣人應有的模樣。去年我也寫過一篇文章評論台北市政府多而不當,並且膚淺可笑的發言人團隊。


當時我以為這個市府團隊不會比我描述的更糟了,畢竟人格或是能力低下總有個限度,或許其實我應該說我以為民眾黨團隊不會更糟了?至今我已經無法分辨這兩者的差別,而這二合一的怪物組織在政府單位橫行霸道,更是一再挑戰我的驚訝,因為他們的低落是深不見底的。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寄生黨的典故


我一直以為,黨政不分私相授受的醜態,會隨著國民黨的沒落而在台灣漸漸消失。殊不知這種令人厭惡的乖張行為,成立不到兩年民眾黨竟然能青出於藍更勝於藍,不僅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還能光明正大到處寄生。


民眾黨被譏為寄生黨的典故來自黨主席柯文哲本人,因此該黨指責外界抹黑恐怕很難成立。前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在2019年底質疑柯文哲,總統大選期間到各縣市趴趴走的經費來自何處,柯文哲聞言沾沾自喜,表示他只要買了高鐵票,不管到什麼地方吃飯都有人請客,他採取的是「寄生蟲戰術」,言下之意花的都是別人的錢。


這看似說笑的柯氏金句,兩年來幾乎可以確定是民眾黨成立以來奉行的最高原則。最新例證就是悠遊卡公司日前召開董事會,決議通過董事長陳亭如免兼總經理,原總經理職務由管理群副群長邱昱凱升任。柯文哲心腹邱昱凱因替人喬兵役爭議而離開市府,但知情人士透露,他離職後依舊自由頻繁進出市長室,不多時進入悠遊卡公司繼而高薪坐上總經理大位,著實令人吃驚。


雖然悠遊卡公司長期以來由董事長兼任總經理一職,但曾是柯文哲選舉時網路操盤手邱昱凱,就這麼坐上了為他而設的總經理寶座,原來不含分紅獎金可領年薪300萬,一直到市議員及輿論群起撻伐,月薪方才降至14萬左右。如此毫無制度隨時可更改人事薪水,全在柯文哲一念之間。


民眾黨寄生國會辦公室


而民眾黨中央黨部從成立以來,就明目張膽佔據立法院黨團辦公室,裡面究竟是黨工或是立委助理,再也分不清。醜事被揭發之初發言人尚且略帶慚愧推說房子難找,找到了就會搬,但柯文哲立刻定調此事無錯,洋洋得意說只是更多人進入立院工作,並沒有佔據更多空間。既有黨主席厚顏無恥公開推崇寄生有理,從此自他以降更是人人理直氣壯,甚至要納稅人看見民眾黨人的辛苦,彷彿錯的是不體貼的民眾。如此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行徑,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而事發至今,民眾黨中央黨部尚未搬離立院,國會繼續支付其比其他小黨高出數倍的水電費。


再看看民眾黨文宣部主任柯昱安,黨發言人蔡峻維和楊寶楨,全都掛名黨籍立委辦公室,領的都是立院薪水。他們對外聲稱僅在假日從事中央黨務工作,被揭穿以來將近一年仍不斷抱怨無法租到便宜的辦公室。一個無需支付核心幹部薪資的政黨,黨員人數少到差一點成不了政黨,還有每年八千萬政黨補助款,沒日沒夜哭窮根本把人民的智商踩在腳底下。


報載即使黨籍立委高虹安,都曾要求打散駐在立法院內的文宣部編制,讓部分人員回到黨部專心處理黨務,剩下的立院資源讓委員辦公室聘請人力,不再配合黨部文宣。然而這樣的建議最後還是不了了之,民眾黨甚至把沒有立院出入證的黨工造冊交給警衛以利出入,如此藐視國會的囂張行徑,我無法理解為什麼納稅人必須接受。


遊走市府與黨部的發言人群


至於民眾黨黨員隨著柯文哲特別任用,進入市府無須公務員資格的例子,更是不計其數,從黃瀞瑩、陳思宇、林珍羽、李旻蔚到最新的副發言人魏佑任,他們在台北市府和民眾黨部之間任意遊走,有如進入無人之地,黃瀞瑩甚至在沒有排上不分區立委後,立刻公開宣布她將回市府任職,聘僱之際因人設事更是荒腔走板。


近來民眾黨發言人楊寶楨頻頻出手捍衛柯文哲對核四和疫苗的態度,然而此類爭議來自柯文哲在市議會中的答詢,理當由市府發言人出面澄清,卻由民眾黨部蠻橫攬在身上不斷對外發言。不禁讓人懷疑如果有朝一日台灣不幸,如此不知分寸還能跟著柯文哲更上層樓成為中央級發言人,會是如何黨政不分令人尷尬。


退一步想,這群發言人若是貨真價實的人才,破格任用年輕人絕對值得鼓勵,偏偏他們發言膚淺無格,連最簡單的法律條文也搞錯,成日謾罵柯文哲對手,一開口就要讓人搖頭嘆息。誰都有愚蠢的時候,但是愚蠢卻要裝模作樣自以為是專家,實在令人難以忍受。其中隨著柯文哲扶搖直上的立委蔡壁如尤以為代表,不僅隨便轉發謠言農場文,任意罵發言人都死光了,拿著護理經驗無差別對專門議題大放厥詞,不必經過選舉就可以成為代議士,實在是國會的悲哀。


信口開河黨政不分罄竹難書


最近蔡壁如批評政府不願意設藻礁保護區,進而感嘆重啟核四的議題在台灣內耗了30年。殊不知桃園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早在2014年成立,而核四1999年方始動工,重啟議題如何能已經內耗三十年,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完全學得柯文哲信口開河的真傳。


黨政不分的例子在柯文哲身上比比皆是,但似乎永遠不嫌多,近日該黨寄生台北廣播電台繼續惹議。台北電台隸屬台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電台「公民總主筆」節目主持人,同時也是民眾黨員的朱蕙蓉頻頻邀請民眾黨人士上節目討論選舉,內容和納稅人花錢設立電台的目的毫不相干,終於遭批公器私用寄生市府。


柯文哲表示這是不對的,已要求觀傳局處理;多名台北市議員批評違反行政中立原則應懲處,台北廣播電台台長陳慈銘表示已將朱蕙蓉解約。乍看之下已經明快處理,然而眾所周知朱蕙蓉在廣播節目中經常吹捧柯文哲及其妻子陳佩琪,甚至穿上民眾黨上衣進行訪談。這種行徑由來已久,加以朱蕙蓉以柯氏夫婦好友自居,誇張的言行從不避諱,柯文哲或是觀傳局長劉奕霆不可能不知情,然而他們卻一再放縱,長期把屬於市政府的台北電台當成民眾黨御用電台。


毫無中心思想政治道德的柯文哲,六年多以來把台北市政府當成私人公司,不僅公然安插黨員入府服務,更把罷佔立法院辦公室為民眾黨中央黨部一事,視為理所當然。令人不恥的言行每每遭人訕笑,但柯文哲卻從來不以為意,變本加厲反過來批評監督者。


見利忘義刻薄寡恩存在一個人的性格之中,或許無法更改,但是帶領整個團隊公器私用黨政不分還能大言不慚,無非是當今社會的最大毒瘤。




作者在海外漂泊二十多年後,目前與同為路透社記者的英國丈夫,在八里左岸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希望兩人近半個世紀的國際新聞生涯,能提供些許真切看台灣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