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台灣智庫

【台灣智庫】時代不斷考驗青年,青年如何創造時代?── 民主憲政及公民參與-會後新聞稿


今(29)日上午台灣智庫、台灣青年基金會、台灣教授協會、黃秀芳立委辦公室於立法院召開「時代不斷考驗青年,青年如何創造時代?」--「台灣青年政策意向調查」民調發佈記者會,會中提出推動青年政策相關議題的核心主張及口號是「青年主流化、世代要正義、政策齊發想、台灣更有力」。董思齊副執行長在開場時說明,召開這場記者會的目的,就是希望透過集體的行動,能夠推動「青年主流化」、促進世代正義,共同發想政策,讓台灣成為一個更有競爭力的國家。



董思齊說,去年年底18歲公民權修憲案的公民複決未能通過修憲門檻,但修憲案的提出,代表青年相關議題獲得朝野不分黨派的高度重視重視。也因此自去年12月開始,針對青年相關議題,台灣智庫與台灣青年基金會開始邀請學者專家與青年焦點團體,進行將近30場的討論,並著手研擬行動方案。而為了能更符合社會需求,因此著手進行這份台灣青年政策的意向調查。這場民調記者會只是一系列與青年相關行動的開始,之後還會透過青年論壇、校園講座、青年相關立法的推動與民間青年國是會議等活動,來擴大社會的參與,同時實現「青年主流化」目標。

董思齊指出,這份「台灣青年政策意向調查」是由台灣智庫民調中心委託大地民意研究公司執行,調查對象為年滿18歲的台灣民眾,此民調完成1,083份有效樣本,本次民調中呈現的政黨認同:民進黨27%,國民黨19%,台灣民眾黨10%,時代力量4%,台灣基進2%、親民黨1%,不偏任何黨13%。其他相關調查結果如下:


針對「現在政府的政策是否有照顧青年人的需求」的提問,請民眾以1-10分來評分,台灣民眾給予的平均分數為5.48分,教育程度越高的民眾,對此題的評分越高。此外,本次民調有高達86%的民眾同意「政府應提出專屬青年的政策」,不同意的民眾只有8%,且越年輕的民眾同意政府有責任提出專屬青年的政策的比例越高,18-29歲的民眾高達91.5%同意政府應提出專屬於青年的政策。70歲以上的民眾雖說是在所有年齡分層中同意度最低,但也有75.2%的民眾認同應提出與青年相關的政策。


對於「青年政策應該關注哪個年齡區段的需求」的提問,超過50%的民眾認為30歲以下是青年政策主要關注的對象,16%的民眾認為35歲以下,13%的民眾認為40歲以下,都應該是青年政策時應該關注的範圍。


針對「哪一個政黨提出的青年政策比較有吸引力」的提問,17%的民眾認為民進黨提出的青年政策較有吸引力,僅有6%的民眾認為國民黨青年政策具有吸引力,其他選擇民眾黨以及時代力量的民眾分別為3%、1%。但值得注意的是有高達70%的台灣民眾不了解台灣各政黨青年政策的內容與方向。針對2024總統大選,高達85%的民眾同意「2024總統候選人應關注青年重視的議題,並提出青年政策白皮書」,只約有7%的民眾不同意。


而對各項青年政策提出急迫性評分方面,民眾認為「青年婚生教養與長者照護相關政策的擬定」最為急迫(8.05分)。其次為「解決青年世代貧窮,如低薪過勞」,評分為7.89,其中以30-39歲的民眾最關心此議題。再者為「青年就業與創業,如職前訓練、就業媒合、青年創業貸款」,評分為7.80,以40-49歲的民眾認為此類政策的制定最為急迫。排名第4的是「青年教育學習,如放寬修業年限、強化學以致用、增加在職訓練、推動國際連結」,評分為7.60。「青年居住與交通」以7.53分排名第5。「國家安全議題,如兵役政策與民防政策」,以7.38排名第6。排名倒數第二的是「青年生活體驗,如遊學及國內外壯遊補助、志工交流、增加國際經驗」,評分為6.64。排名最後的議題為評分5.83的「青年參政權,如降低被選舉年齡、鼓勵青年參政與參選相關政策」,教育程度越高的民眾認為越不急迫。


針對青年政策的制定方式,有93%的民眾認為「青年政策需要進行世代的溝通與討論」。關於青年發展署的層級問題,74%的民眾同意「應該要升級調整」。至於民眾應以什麼方式參與青年政策的討論,74%的民眾同意要「定期召開青年國是會議」,20%的民眾不同意。而關於法律層面,67%的民眾贊成「制定青年基本法」,24%的民眾不同意。

針對此份民調結果,黃秀芳委員提到,之前參選彰化縣長,特別提出對青創、青農挹注更多資源,包含貸款利息補貼、還款寬限期等政策。而且彰化受到台中及南北磁吸效應,人口外移,盼望透過更多政策,鼓勵年輕人可以回流,並幫助年青人留鄉發展。之前陳建仁院長接任行政院長,進行內閣改組時,黃秀芳也呼籲新內閣要年輕化,要推動更多讓年青人有感的政策。目前彰化縣內第一個社會住宅「學士安居」已經動工,黃秀芳也會持續爭取更多興建社會住宅,展現自己要成為年輕人後盾的決心。


黃秀芳認為,這一次的總統選大選,青年政策及青年的政治參與仍然是選舉的關鍵。雖然之前修憲複決的案子沒有通過,但是政府不能忘記對青年的承諾。在青輔會裁撤前,每年都會舉辦青年國是會議,政府應該用心地聆聽青年人的心聲,提出有青年主體性的青年政策,提出對年青人有真正幫助,並讓年輕人有感的政策。

前開南大學副校長黃適卓強調,青年政策有相當的複雜性,而且是跨世代的問題,需要跨部會的政策合作。青輔會在馬英九執政時期被裁撤,現在把青年發展署放在教育部底下,不足以處理青年問題。政府應該投入更多心力及更多資源,整合性地處理青年政策問題。黃適卓認為政府要好好處理國家的青年問題,首先便應該提高處理青年政策的部會層級,至少提高到二級機關。黃適卓也強調,要從青年的角度思考各種問題,例如在桃園的年青人,如果在台北工作,每天就要花很長時間通勤,應該要了解青年人的處境來解決相關問題。黃適卓也會碰到自己學生學用不一致的問題,政府也應提出相應的政策與改革。

桃園市議員劉仁照議員提到自己本身是三寶爸,也有父母要照顧,如同民調中詢問政府針對「青年婚生教養與長者照護」的政策制定政策制定迫切程度,平均分數有8.05分,是分數最高的。顯見青年族群,面對台灣高齡化與少子化,夾在中間,其實面對極大的壓力,國家應該提出政策讓讓青年減壓。年輕人在就業、居住、婚養上都有很多辛苦的地方,政府應該要在年青人相關的政策上,投入更多的資源及心力,才能讓我們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有好的發展,這樣國家的發展才會有遠景。桃園在8年前就成立青年事務局,對青年創業及就業也提供很多幫助,顯見地方政府重視青年問題,也可以提出有效方法。要減輕年輕人的壓力,真的照顧更多年輕人,這樣政府才能更獲得年青人的支持。

台灣青年基金會董事、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沈有忠指出,或許因為三明治世代的壓力,看到青年人對傳統政治參與比較冷感,但是政府可以投入資源讓年輕人可以在社區及在地進行公共參與,促進青年朋友在政治參與上的多元化及多樣化。這次民調顯示這些青年問題有跨世代、跨黨派、跨地域的高度共識,政府跟各黨派都應該更重視年輕人的議題。在民調中,各黨派得到的青年支持程度都不高,國家及各黨派應該要為了青年提出未來的願景。期許2024總統大選,各候選人能夠提出青年政策白皮書。這些青年問題,透過政府組織調整及

青年基本法的提出,希望能有更系統性的解決。

台灣教授協會理事、淡江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鄭睦群認為,這份民調40歲以上的受訪者有69%,其實顯示了跨世代對於青年世代的焦慮。政府這幾年努力地推動長照政策,但是更根本的,照顧年輕世代,其實就是照顧長輩。雖然政府用數字說明台灣經濟是往前走,但是年輕世代感受的卻是貧窮,雖然調薪,但是實際生活錢不夠用。過去廣設大學的後果,讓年輕人讀大學,卻對自己的未來沒有清楚藍圖。如果國家發生戰爭,青年人的角色便是會在前線,政府應該讓年青人更清楚了解當兵的實際狀況,而且更有尊嚴地服役。

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方隅提到,自己12年前參加反貧困聯盟,12年後,青年世代的問題持續存在。不過不同的是現在大家都很關心青年議題,經過12年,青年議題成為社會的共識。接下來,民間社會、民間團體應該督促各政黨提出解決青年問題的架構,例如提出青年基本法、督促行政機關積極面對這些問題並進行跨部會的整合。真的處理青年問題,還要面對稅制及學制的改革,這都需要更有系統地處理。

經濟民主連合組織部兼社群部主任陳佑維針指出,青年貧窮、低薪過勞的問題雖在全年齡層的民調中迫切程度次高,但從18-39歲受訪者來看,回答10分的比例(75%)比迫切程度比最高的「靑年婚生教養與⻑者照護」議題還高出20%,所以對年輕族群,青年貧窮跟低薪過勞其實是他們正在面對的嚴峻問題,2021年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率為歷史新低的43.03%,遠低於先進國家與台灣過去曾有的水準(如1990年為51.1%),當前政府的加薪政策,單憑每年基本工資調漲的幅度與效果全然不足以落實分配正義。經民連曾提出多項對抗低薪、消除貧窮的政策建言,包含:(1)限期完成最低工資法立法。(2)放寬現行貧窮線標準與認定規定,擴大社會救助範圍,未來四年內將受扶助家戶數比例從目前總家戶數的2.5%提高至5%(相當於韓國),八年內提高至8%(相當於德國)。

台灣學生聯合會秘書長黃亭偉指出,根據人力銀行的統計資料,台灣39歲以下青年有20.3%完全沒有存款,且平均存款是四年以來最低,僅有13.2萬元,高達65%青年背有債務,其中八成是學貸問題。所以在去年台灣經濟逆勢成長、稅收超徵的同時,他們也提出要幫助青年減輕學貸負擔。關於青年主流化問題,黃亭偉認為政府政策應實際考慮青年的狀況,例如之前疫情的隔離政策,若考慮青年許多共租公寓的狀況,應配套提出青年送餐的服務。例外像青年多使用機車,但是上班通勤時間機車交通擁擠問題,常不見政府積極處理,他最後呼籲,希望大家傾聽青年的聲音。


媒體聯絡人郭玫岑0952593958

Comments


bottom of page